【新蒲京棋牌】后劲乏力,研发投产速度疑拖累转型

扛着“商乘并举”大旗的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铃汽车”,000550.SZ),在陷入“销量下降及销售结构变坏”的泥潭后,将制胜法宝押在了新能源汽车上。

今年以来,江铃汽车(000550.SZ)出现一系列人事调整。3月1日,王文涛接替范炘出任江铃汽车总裁。围绕这一关键人事变动,一系列人员调整先后进行。4月1日,第一大股东江铃控股有限公司提名金文辉候选公司董事。在人事变动的背后,江铃汽车产销量出现==均出现双双下滑,转型效果不佳。2018年,江铃汽车总产量为28.68万辆,同比下降7.83%;总销量为28.51万辆,同比下降8.05%;全年总销售收入282.49亿元,同比下降9.88%;实现净利润0.92亿元,同比下降86.7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2.78亿元,同比下滑269%。乘用车销量受阻江铃汽车的主要业务囊括商用车、SUV以及相关的零部件。主要产品有:JMC品牌轻型卡车、重型卡车、皮卡、轻型客车,驭胜品牌SUV,福特品牌轻客、MPV等商用车及SUV产品。2015年,中国汽车市场商用车出现继续下滑,全年商用车销售345万辆,同比下降9.0%,依靠商用车起家的江铃汽车首先受到冲击。面对市场的下滑和严酷的竞争,江铃汽车依托二股东福特汽车的优势,发力乘用车市场,提出“商乘并举”,尔后,又向新能源车市场布局,提出“三个并举”的发展模式。2016年,得益于SUV市场的持续高速增长,江铃汽车旗下的福特品牌SUV和驭胜品牌SUV销售均大幅上涨。然而,随着长安、吉利、长城、广汽传祺等自主品牌的崛起,江铃汽车两款SUV的销量急剧萎缩。如上表所示,2018年,驭胜品牌SUV销量不足7000量,福特品牌SUV的销量不足6000量,双双较前两年度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受到来自东风汽车、北汽福田、一汽集团等车企的夹击和挤压,江铃汽车在商用车市场面临的压力也不小。以皮卡为例,根据中国皮卡网的统计,2017年江铃汽车的市场占有率为17.6%,而2018年最新出炉的数据显示,江铃汽车的皮卡市场占有率为17.88%,增长比例仅为0.28;而第一名长城汽车同期的市占率分别为29%和33.59%,增幅为4.59%。尽管江陵皮卡的市占率仍为第二,然而,销量与增速上已被冠军长城皮卡拉开差距。中国皮卡网提供的数据同时显示,2018年长城皮卡的销量超过12万量,增速9.6%,而江铃汽车的销量和增速分别仅为6.4万量和0.4%。产品研发投产速度慢是江陵汽车转型效果不佳的重要原因。2015以来,江铃汽车的研发投入金额均在17亿元以上,占营业收入比重均超过6%。然而,高额的投入并未及时受到成效。根据公司2018年年报,其24在建工程项目中,仅有9个项目的建设进度超过70%。研发成果投产速度慢,不可避免地影响江铃汽车的产品竞争力和产能供给。转型尚在路上自拿到第七张新能源车生产资质牌照后,江铃汽车在新能源车领域的声音逐渐变小,富山新能源基地的建设未达市场预期。另一方面,汽车市场正在面临新的产业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电动化、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成为新的共识。然而,无论是新能源还是“智能互联”,对于当下的江陵汽车来说,似乎有些遥远。那么,如何提振当下的汽车销量无疑是当务之急。年初,公司产品线中新上市福特品牌SUV“领界”,新车可以进入长安福特的渠道销售。然而,这款车的销售能力和产品质量究竟如何,尚待观察。

11月7日,江铃汽车披露的2018年10月产、销情况再度延续了此前的颓势。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公司旗下各品牌汽车产、销量分别下滑8.12%和9.64%,其中乘用车板块下滑尤为明显,福特品牌SUV和驭胜品牌SUV产、销量分别同比下滑37.09%、38.39%和75.77%、76.39%。

新蒲京棋牌官方下载,与销量下滑同步,江铃汽车营收状况也并不乐观。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1.9亿元,同比下降10.0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9亿元,同比下降66%,仅三季度同比下滑幅度更是高达210.52%。

江铃汽车表示,净利润下降的原因为销量下降及销售结构变坏,以及在新产品和技术方面的密集投资。对此,江铃汽车证券事务部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销售结构变坏主要表现在,虽然皮卡销量保住了,但乘用车板块在市场投入、渠道建设等支出比较大的情况下,对销量提升拉动的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新京葡娱乐场网址,新蒲京棋牌,乘用车“王牌”失色

据了解,江铃汽车从2006年便开始酝酿转型乘用车领域,并提出“商乘并举”战略,驭胜品牌SUV一时间成为公司向乘用车领域进军的“王牌”。不过,随着国内长城、吉利等自主品牌的强势崛起,江铃汽车转型乘用车正面临着重重阻力。

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驭胜品牌
SUV仅销售6360辆,和去年同期的26936辆相比,同比下滑76.39%。进入今年下半年以来,该品牌SUV产品量仅维持在200余辆,和此前相比几近“腰斩”,或将很难寻回2017年年销售近3万辆的“王牌”本色。

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江铃汽车赶上了SUV市场需求爆发的红利期,但驭胜品牌SUV的发展缓慢,在品牌诞生至今长达8年的时间里,只有S350和S550两款SUV车型上市,产品线严重匮乏。

江铃汽车一位高层也曾直言不讳地指出,以驭胜品牌SUV为代表的乘用车板块陷入节节败退的困境主要缘于“产品研发速度慢、缺乏竞争力;品牌知名度没打开;渠道战力没打开”。

“最要命的可能是乘用车和商用车在一个渠道销售,商用车的团队和渠道来卖乘用车。”据江铃汽车内部人士介绍,“曾经想过建立独立的销售渠道,但是现有经销商非常反对,导致内部一直无法真正地推行。”

江铃汽车上述证券事务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对于销量下滑的原因,曾咨询过销售公司,但他们也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

在江铃汽车自己的总结中,除面临销量下降外,还需要面对销售结构变坏的现实难题。记者梳理发现,江铃汽车旗下商用车板块的JMC
品牌皮卡和福特品牌商用车销量增速也正进入了慢车道。仅以下半年为例,6月以来皮卡销量增速逐月下滑,从6月的14.61%一路下滑到10月的2.98%;福特品牌商用车累计销量下滑幅度则均超过15%。

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表示,由于乘用车和商用车是两个不同的市场,江铃汽车在商用车市场积累的经验无法复制到乘用车市场。乘用车市场的竞争远大于商用车市场,江铃汽车的品牌在乘用车市场属于边缘品牌,难以进入主流市场进行竞争。

开辟“第二战场”

事实上,江铃汽车产销量和营业利润进入下滑通道由来已久。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江铃汽车营收虽然从245.3亿元上升至313.5亿元,但同期的营业利润从18亿元萎缩至1.3亿元,复合下降率高达73.3%;同期利润总额则从25.1亿元降至7.6亿元,复合下降率为43.9%。

对于销量和利润下滑的原因,江铃汽车方面表示,一是受处于调整期的乘用车销量下降以及公司整体销售结构变化的影响;二是为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而带来的变动促销投入增加,三是在新产品和新技术上的持续支出。

“商转乘的过程比较痛苦。主要是国内SUV市场竞争太激烈。江铃汽车从商用车转换到乘用车需要过程。”江铃汽车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江铃汽车从商用车转换到乘用车需要一定的时间,在乘用车板块难见起色的背景下,江铃汽车一方面在推出JMC轻客、重卡等商用车产品,而另一方面正开辟新能源汽车作为“第二战场”。

转型乘用车遇阻的江铃汽车又将业绩突破口转移到了新能源汽车领域。江铃汽车也是继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汽车、敏安汽车、万向集团之后第七家拿到生产资质的车企。

“我们要继续聚焦主业,必须要在传统汽车业务上保持发展定力,在新能源汽车业务上精准发力。”江铃汽车董事长邱天高曾数度论及新能源汽车对于公司未来发展的战略意义。

据了解,江铃汽车位于江西南昌和云南昆明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已相继动工建设。“富山新能源汽车基地厂房建设目前已经完工,预计不久将完成生产设备的安装和调试工作。”江铃汽车上述证券事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预计2020年推出新能源汽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富山新能源汽车基地已累计投入资金1.15亿元,项目建设进度完成6%。

上述证券事务部负责人表示,公司除将营收重心转移到新能源汽车上之外,还将在保持商用车优势的基础上,加快研发,通过推出新的车型带动销量增长;同时开展差异化竞争,皮卡板块在依托福特技术的基础上,进行外形和内饰等的改善,加快车型更新换代。

关注“自主汽车”,或者添加微信公众号:zizhuche,每日收获不一样的汽车行业评论,评论不是结论,是提供多一种看问题的方法和角度。如有买车需求,请点击下方我要买车。

Leave a Comment.